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追踪:"钝剑"难斩地沟油利益链

2016-1-19 9:40:15      点击:

    我国餐厨垃圾产生量大、成分复杂,兼具资源和污染物属性,如若处理不善,会引发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的双重隐患。2011年,在“地沟油”、“垃圾猪”事件频发背景下,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住建部、环保部、农业部联合启动首批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安排6.3亿元专项资金,支持全国首批33个试点城市(区)探索餐厨废弃物处理长效机制。

  如今试点工作进入验收期,记者在多个试点城市调研发现,餐厨垃圾违规收集、运输、处置的现象依旧突出,大量餐厨垃圾仍然流向违法违规通道,一些城市郊区“地沟油”“垃圾猪”窝点泛滥,“野火私炼”餐厨垃圾、直接焚烧布料塑料,对食品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也形成了环境保护的“盲点”。

  “野火私炼”窝点泛滥依旧

  沿着逼仄的郊县公路,记者驱车潜入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农场深处,在一片荒芜破落但养狗众多、布满监控摄像头的平房区域内,发现多个餐厨垃圾“野火私炼”窝点。其多数隐身于矮墙院内,窝点内有沾满餐厨垃圾残渣的掏油三轮车、面包车,以及土坑锅台、储油桶等。整片区域内,还散落着一些布料、塑料、纸箱等生活垃圾的堆场。

  一些土坑锅台直接在户外支起,锅中留有经过加热粗炼的餐厨垃圾,旁边放着的几个大塑料桶内也装满了类似物质。知情人透露,这些土坑锅台直接焚烧塑料、布料等生活垃圾,将餐厨垃圾简单加热,粗炼出废油脂后即可销售,产生的大量废水则直接排向了邻近的臭水沟中。

  记者的出现立刻引起警觉,窝点内有多人出户察看,乃至围观。记者以收油人的身份表示收购地沟油,但他们大多警觉、自称“我家不炼油”,也有些人直言“每天产油量少,已有销售渠道”。

  在将收购价提至500元一桶后,一位王姓妇女便改口称,“我家有油,但量比较少、一个星期只出一桶油,隔壁李胖子家一个星期能出三桶”。知情人透露,所谓“一桶油”核算方法是,五桶一吨、一桶400斤,减去油桶自身重量,每桶油净重380斤。按照500元收购价,这些从餐厨垃圾粗炼出来的废油脂能卖到1.3元一斤。天津市北辰区青光镇的韩家墅、刘家码头一带,也是餐厨垃圾“野火私炼”的重灾区。记者多次蹲点看到,这里掏油三轮车、面包车来往频密,还活跃着多个颇具规模、以餐厨垃圾为食的养猪场、养羊场,至少数百头的“垃圾猪”、“垃圾羊”肆意滋长。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猪、羊的养殖环境极其恶劣,露天的大铁锅、塑料桶里盛放着作为主食的餐厨垃圾,四下污水横流。此外虽已入冬,其周遭空气散发的恶臭味仍然浓烈。在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一些私炼餐厨垃圾的窝点与普通住宅相间零落,大量生活垃圾、餐厨垃圾几乎填满了村围的一条小河。该河域零星的水面上,也似覆盖一层厚厚的黑色胶状物。

  不仅在天津,记者在北京、济南等城市的一些郊县走访,也看到了类似餐厨垃圾“野火私炼”的情况。这些“地沟油”、“垃圾猪”窝点深知所做之事违法违规,对周遭陌生车辆和人员异常警觉,给记者暗访带来难度。

  多数餐厨垃圾流向违规“暗道”

  记者调研了解到,在餐厨垃圾管理试点背景下,多城市有关部门在当地认定了若干家资质企业并出台文件规定,餐厨垃圾须交由资质企业收集、运输和处理,一些城市还提出餐饮单位应支付一定费用。“但实际上,资质企业去餐饮单位收运餐厨垃圾,不但不敢收费,有时还得花钱打点酒店经理、厨师、保安等,才能收到餐厨垃圾。不这样的话,这些人会将餐厨垃圾分类,把废水、废渣交给我们,把废油脂偷偷卖给地沟油窝点。”有资质企业负责人说。

  京、津、鲁、苏等地试点城市(区)资质企业反映,目前不仅是小餐馆,大酒店、学校食堂等规模餐饮单位也普遍将餐厨垃圾卖给没有资质的企业或个人。记者在天津南市食品街、上谷商业圈,及南开大学津南校区等地蹲点发现,其餐厨垃圾多被掏油面包车收运,辗转至郊县。天津、苏州等地一些餐馆老板告诉记者,中等以上规模的餐饮单位,一年产生的餐厨垃圾就能卖十几万,泔水已成了“抢手货”。不少饭店看到能赚个外快,虽知违法违规,也乐见小贩将餐厨垃圾整车运走。

  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城建处有关人士坦言,餐厨垃圾只要收不上来,就可能有“地沟油”、“垃圾猪”。有关人士指出,餐厨垃圾营养过剩,“垃圾猪”食用后膘肥体重,甚至能长到八、九百斤,远高于正常养殖水平。这类猪被运到城郊及农村出售,即使低于市面价三成也盈利颇丰,较高的利润吸引着违法分子趋之若鹜。上述现象还导致,资质企业的环保产能过剩,而大量餐厨垃圾流向违法违规通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天津碧海环保技术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是目前天津餐厨垃圾处置的唯一资质企业,日处理能力300吨,但实际日处理仅百余吨,而天津市餐厨垃圾日均产量近千吨。济南环科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是济南市废油脂处置的资质企业,目前单月收运处置50吨废油脂,而业内人士称,济南市废油脂月产生量近七八百吨。

  监管缺位导致规定成摆设

  对于监管餐厨垃圾走向,打击“地沟油”、“垃圾猪”,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对此早有规定。2011年,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部、农业部联合下发通知,提出试点探索适合国情的餐厨垃圾处理工艺路线,形成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产业链,提高资源化和无害化水平。2010年7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明确了要建立市(县)长负责制,开展“地沟油”专项整治,加强餐厨废弃物管理,建立健全全程监管和执法联动机制,实现对“地沟油”和餐厨废弃物的全程监管,确保不留隐患和死角。

  但在试点落实层面,有关部门监管缺位,导致了各级各类文件规定成为摆设,餐厨垃圾走向依旧成谜,“地沟油”、“垃圾猪”多发态势仍未根本逆转。有关企业指出,从源头上监管餐厨垃圾流向的难度并不大,但职能部门对此不作为,导致监管责任反而落到守法、有资质的企业头上,其只得想方设法搜集“地沟油”“垃圾猪”的证据,再通过媒体等渠道倒逼监管。

  对于部门监管为何缺位,有关人士指出了两方面的可能原因,一是牵扯利益关系,“一些乡镇村长就是地沟油作坊的保护伞”。二是害怕无资质企业或个人上访闹事,有关部门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监管伺机而动,严一阵、松一阵。记者调研了解到,一些“垃圾猪”养殖户此前曾被媒体曝光、被监管部门查封,但一段时间后即重操旧业,屡打不掉。

  2014年11月,天津市市容和园林管理委员会向天津振春废油脂处理有限公司颁发“从事城市生活垃圾经营性清扫、收集、运输、处理服务许可”,此举引发媒体持续关注:振春公司此前曾多次被曝光违规收运废油脂、私炼地沟油,并曾因造成环境污染被撤销许可。




一键分享 :